热线电话
百叶窗图片载入中
您的位置:网站新宝gg-注册 » 新宝gg-注册 » 行业新闻 » 吴晓波:中国制造未来五年的命运

栏目导航

navigation

栏目导航

navigation

联系我们

广东利事丰机器人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

座  机:0757-22211145-0

新宝gg-注册网  址:nwtfg.com

地  址:广东佛山顺德区大良新滘工业区兴业路5号 

吴晓波:中国制造未来五年的命运

发布日期:2017-12-07 02-59-14

中国制造业究竟该怎么转?有哪些机会,哪些陷阱?未来五年,中国的产业经济是面临总崩溃的悲惨命运,还是完成脱胎换骨的转型?所有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上。 

 我们要在五年后还能够聚在一起,还能够在这里,我们一定要形成特殊的能力。

 “制造业是所有产业的基础环节。如果制造业跨了,那么全球经济一定会下滑。”2013年起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,肩负起支撑全球经济发展的重任。

5月27日上午,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的“转型之战——制造业千人大课”在深圳开启,吴晓波作了题为《2016,中国制造迎来黄金五年》的演讲。

中国制造业究竟该怎么转?有哪些机会,哪些陷阱?未来五年,中国的产业经济是面临总崩溃的悲惨命运,还是完成脱胎换骨的转型?所有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上。

以下为吴晓波演讲内容,略有节选

在中国历史上,经济发展经历了四次转型,制造业最苦。

第一次转型从1978年,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元年,召开了十二届三中全会。1978年之前是以中国军工业为重点的国家,以军工优先,制造业非常落后。我们在一个非常低的起点上开始第一次转型,1978-1992年乡镇企业在国营的流通体系以外建立了自己的流通体系。

1992年中国开始搞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,企业的竞争力开始由生产能力变成了市场能力,中国经济到市场经济。中国的服装品牌,中国的饮料品牌,中国的家电,你想的起来的,这三各行业的品牌,90%以上成名在1992-1998年之间,这就是中国的第二次转型。

1998年发生了一次经济危机,亚洲地区发生了一个货币的大泡沫。朱镕基总理说,中国70%的工业制成品产能要提升,中国的制造企业要转型升级,带着国家往前走。在此期间中国的整个产业经济由服装、饮料、家电为主的轻工业模型向重工业发展,整个产业进入到第四个阶梯。98年中国政府开放了中国进出口市场,以后民营企业不再需要进出口公司,中国的民营企业把法国、意大利冲垮了,买回来的东西基本都上Made in China。

这就是1978年以来我们已经经历过了四次的转型,其中经历了两次的消费转型。在座的,什么时候开上汽车,什么时候住上商品房,全国都是在1998-2015年。一个产业经济在发展,我们走到今天,不是突然间这样的。中国产业发展,也不是浩浩荡荡冲到现在的。江山代有人才出,到2015年的时候,中国的经济总量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。整个流程是一代一代企业家不断转型创新的结果。

 但是现在今天我们为什么赚不到钱?因为在互联网的冲击下,当第四次转型结束以后,36年来我们在制造业上所具有的三大优势,成本优势、规模优势、制度优势,基本上丧失了,供需错配。到迪拜的山泉酒店,有将近五百间房间,去年的圣诞节,五百间房间里面490间是中国人。我们说转型,我们今天坐在这里,我们要获得新的能力,获得新的工具,获得新的商业模式。这个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问题。


中国制造业现在有三个战略新起点。哪三个新起点?

第一,互联网已经成为了普惠性工程,它是我们的基础设施,无所不在,非常便宜。今天的BAT全部面临一个新的挑战,是因为流量为王的时代已经结束了,马云也好,马化腾也好,李彦宏也好,他们全部都是我们的工具提供者而已。这是一个新的起点,互联网发展到今天,工具革命已经结束。在虚拟竞技上,未来五年内不再发生任何意义上的工具革命。

第二,全球的第四次工业革命。全球的制造业都在想怎么样重振制造业,因为信息化革命已经结束,互联网已经变成了普惠性工具。未来几年内,我们不但要把产品卖到全世界去,我们要把人民币的泡沫输送到全世界去,买他们的车间、工厂,买他们的机器,这个很重要。

第三,消费升级诱发供给侧改革。供给侧改革这个词是去年11月中央在三改小组会上第一次提出,供给侧结构改革,说明中央政府对制造业产能的落后淘汰的决心已经下定了。中央政府已经清晰的认识到供给侧改革,通货紧缩,供给侧改革。供给错配,错配会产生势能,这个势能叫适配势能,只要把它配起来,就有机会。

为什么说制造业到了黄金五年的开始,过往成功的优势都丧失了,我们可以清零。我们现在站在新的起点上,互联网已经成为普惠工具,我们不需要再对互联网恐惧;第二,在硬件革命上,中国跟全球制造业大国一样,我们处在新的工业4.0的基础上;第三,本国消费者出现革命性的变化。未来五年成功的人,就是建立在这三个起点上。

中国大公司未来五年,将失去成长对标、变革管理开始模式变革、参与全球的技术创新。在这个变化过程中,有两个革命性驱动力,对所有的企业,这两条是最关键的。

第一,信息领域,互联网革命。我们要重新定义渠道。未来,如果你利用大数据的话,会出现什么结果呢?真正极致的模型是车间和消费者之间没有任何的渠道,这一天一定会到来。

第二,重新定义技术创新,我们有很多技术创新平台,未来会开放。未来的竞争,彻底的平台化,企业的能力会被重新定义,特别是零配件这些,彻底平台化。当能力被平台化以后,会出现一件事情,这是现在中国科技界正在谈的话题,结构式创新。

第三,重新定义消费者。未来真正的消费者将三位一体,他们将不是单向B2C的,而消费者掌握了主权,掌握了购买的主权,掌握了产品设计的主权,甚至掌握了产品投资的主权。

互联网第二个革命是什么呢?硬件革命。运用互联网工具的同时,要了解这些东西,柔性生产线,机器人,传感器,认知技术,VR技术,新材料,新能源,这些东西将成为我们的标配。

消费升级的同时,中国消费者日益圈层化,更加注重性能比。中产阶级消费者愿意为好的服务买单、为好的性能买单、为好的技术买单。淘宝发展到今天,那么流弊的企业,他的发展面对瓶颈,因为每一个品牌背后都有一个人格体。红领是去年给我们讲过课的人,是中国最早做定制化工厂的,整个生产线柔性化,中国未来这样的生产车间,柔性化的生产车间,基本上所有的领域都会出现。定制是去渠道的根本化,未来产品都将变为直销型。


中国的西装、家具、服装业,这些行业都发生了种种的转型变革。我们面向未来,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,但是我们已经形成了新的战略起点。未来不是黄脸婆的五年,而是一个黄金五年。

未来的五年,一定是大淘汰,德国的未来五年,最好的3000家会淘汰到40%。我们要在五年后还能够聚在一起,还能够在这里,我们一定要形成特殊的能力:在生产上我们要形成柔性能力;在研发上要实现单点突破的爆品能力,在营销上我们要学会运用大数据,在价格上摆脱成本定价模式,把人民币这个泡沫牢牢的吃到自己的肚子里面,我们要成为泡沫的一部分。

我认为中国制造从成本优势、规模优势,制度优势,36年来的这个公式到今天变成三个新的优势。

第一,互联网工具。互联网是一次基因再造,改造我们所有跟消费者的关系,改造我们的生产线,改造我们几乎所有的能力。

第二,工匠精神。德鲁克讲一句话,商业的本质是你做一双皮鞋卖给那个消费者,这个消费者穿这个鞋子在脚上很舒服。

第三,我们要改变我们的创新能力,要积木式创新,我们要开放我们的创新平台,我们要成为全球产业变革中的一部分。

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哲学家,他是一个疯子,他讲过一句话,他说“上帝死了”,他讲“上帝死了”以后,这个世界原有的结构体系,哲学体系,瞬间瓦解。当上帝死了以后,世界重新产生,一切坚硬的都将烟消云散,我们过往所有的成绩,过往所有的优势都将烟消云散。那些即将消灭我们的东西,在未来将让我们变得更加强大。

文章关键词:空调加氟